EC的墙头Jensen的草

【TSN】【MEM】局外人

  
  Summary:Eduardo在办公室看到那份合同之后。
  Warning:OOC是我的。只是一个脑洞。大过年的,就别砸电脑了~
    

在看到律师递到自己手中的合同,Eduardo一瞬间感觉所有的血液从四肢百骸冲到了头上。先是头部剧烈的疼痛,然后是身躯一点点的麻木。他想坐下,想找到一个支撑,但是僵硬的身体确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。Eduardo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低血糖,或者只是最近事情太多,所以有点虚弱。总之,有点眩晕,有点摇晃。

我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了,每天都在关注Mark的身体机能,反而忽略了自己的状态。

哦,Mark。合同。

Eduardo在找到身体的控制权之后,慢慢的把手中的合同放在了桌子上。

律师好像在说些什么。

僵硬的脖子在转头的时候咯咯作响。在繁忙的川流的人群中,坐在电脑前的机器人还沉浸在编程里。FB的办公楼的装修是按照Mark的要求,玻璃的隔断虽然能阻绝所有喧闹,把自己孤立在这片寂静中,却隔不开光和视线。

剧痛的头,轰鸣的耳朵,干涩又灼痛的眼睛。

奇迹的,Eduardo很冷漠的审视自己的情绪。就像一个看客。

在加州雨夜中看着开门的Sean时,是暴怒。在“被落下了”的诅咒中走进雨中,是绝望。在冻结FB的资金时,是报复的快感。然后,便是瞬间的沾沾自喜和无尽的惴惴不安。在“我需要我的CFO”中,心快乐的飞起,是救赎,是庆幸。

然后,是此刻。

为什么会这样?也许是开始只顾着在纽约寻找广告投资?可能是一直以来对Sean的不认同,不接受,不认可?大概是因为冻结FB的资金吧,毕竟这是Mark的命,是吧?会不会是曾经Mark说的被落下了?

我被落下了。

我被丢下了。

巨大的羞耻感瞬间淹没了Eduardo。办公室的玻璃墙阻挡了猴子们的喧哗。但是,每一道扫过这里的视线里仿佛都带着讥笑和嘲讽。

也许,只有自己不知道这个合同。也许,只有自己不明白大家在渐行渐远。也许,自己是被所有人抛弃,从一个圈外人变成一个局外人。

不懂编程,不懂FB,不懂Mark的局外人。

这场漂亮伏击的局外人。

Mark的视而不见,也许是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。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感觉让Eduardo毛骨悚然。漂亮的纤细的手指突然就开始轻轻的颤抖。然后,这种颤抖蔓延至全身。在温度舒适的办公室中,Eduardo竟然连牙齿都在细细打颤。

逃!快离开这!

不再把视线凝聚在Mark身上的时候,Eduardo猛然发现,周围原来有这么多不熟悉的身影。原来,除了Chris和Dustin外,陌生的人充盈在周围。

不,也许自己才是那个大家眼中的陌生人!

脑中轰鸣着“快离开这!离开!!”,Eduardo跌跌撞撞的迈开脚步,然后尽自己所能,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尊严,逃离了这座玻璃盒子。

远离了自己不敢回看的那个人。

   
评论(12)
热度(31)
一个放飞自我的迷妹
© EC的墙头Jensen的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